20170610 詩的對話系列講座/陳克華、席慕蓉〈詩與畫的「自然而然」〉

詩的對話系列講座

6/10(週六)陳克華、席慕蓉〈詩與畫的「自然而然」〉

講題:
〈詩與畫的「自然而然」〉

時間:
2017年6月10日 星期六
下午14:00~16:00

地點:
齊東詩舍(台北市濟南路二段27號)

參加方式: 

1.現場參加免費講座,請至網頁下方表格填寫報名表單,活動當天亦開放現場報名入場,名額50人額滿為止。 
(請務必填寫正確電子信箱以收到報名通知信函,報名變更可以直接於通知信函內操作) 

2.線上欣賞,講座活動當天會在齊東詩舍FB粉絲團進行講座直播,會後另將當天影片剪輯放上詩的復興youtube頻道及詩的復興官網。
粉絲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qidongpoetrysalon
youtube頻道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channel/UC88CA69b4Wjogt9TRJHrt4Q

講座大綱:

詩與畫的「自然而然」

1.經常遇到對一件藝術品的貶語是:不自然。「不自然」或許是件一目暸然或可以被仔細分析的事。但何謂「自然」,卻似乎難以言詮,言語道斷。
決定一首壞詩也似乎只是看一眼的事,讀到一首好詩,卻是反復吟詠,難以道盡它的好處。

2.經常不能回答「詩為什麼發生」或「為什麼寫詩」這一類的問題。因為詩人似乎只是謬斯或靈感的「乩身」而已。乩身在神靈退駕之後,應該是一無所知的,否則便有僭越或假冒之嫌。

3.曾經有一位自稱某「菩薩的乩身」的朋友,經常蒙「祂」提點,日子久了,卻發覺我經常搞不清楚某些話是出自菩薩,還是這位朋友個人的意思。
一位好的詩人,或許正是最稱職的一個「靈感」與「人間」之間的中介或翻譯者。
詩既超乎人世又隸屬於人間,詩人巨服於靈感又獨裁他的創作,完美結合的二元性。
最好的詩人是一面神奇的鏡子,謬斯無意間鏡前走過,驚喜萬分地瞥見自己在人間的模樣容貌。

4.自古以來,「詩畫雙全」幾乎要成為一個傳統。但現代詩裡,詩不但與音樂分家,現代詩人也不太畫畫了。在藝術分工日益細密且「專業化」的今天,詩與畫兼修的詩人成了被矚目的少數。詩只造就「人」,畫卻得成為「家」,這當中似乎有某種「技術性」要求的高下區別。詩人被要求「一生愛好是天然」,彷彿「文字」於詩人不需要磨練和苦功似的,而畫的欣賞永遠還是「技巧先行」。畫家再有創意和想法,就是不能塗鴉。


講者簡介:

席慕蓉 
祖籍蒙古,生於四川,童年在香港度過,成長於台灣。於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後,赴歐深造。一九六六年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皇家藝術學院。 
在國內外舉行個展多次,曾獲比利時皇家金牌獎、布魯塞爾市政府金牌獎、歐洲美協兩項銅牌獎、金鼎獎最佳作詞及中興文藝獎章新詩獎等。擔任台灣新竹師範學院教授多年,現為專業畫家。
 著作有詩集、散文集、畫冊及選本等五十餘種,讀者遍及海內外。近十年來,潛心探索蒙古文化,以原鄉為創作主題。現為內蒙古大學、寧夏大學、南開大學、呼倫貝爾學院、呼和浩特民族學院等校的名譽(或客座)教授,內蒙古博物院特聘研究員,鄂溫克族及鄂倫春族的榮譽公民。 詩作被譯為多國文字,在蒙古國、美國及日本均有單行本出版發行。
610慕蓉-03

陳克華
男,1961年生於台灣省花蓮市。祖籍山東汶上。畢業於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,美國哈佛醫學院博士後研究(1997-2000,從事眼角膜內皮細胞的基礎研究)。日本東京醫科齒科大學眼科交換學者。現任台北市榮民總醫院眼科部眼角膜科主治醫師。 
另外文創作範圍包括新詩,歌詞,專欄,散文,視覺及舞台。現代詩作品及歌詞曾獲多項全國性文學(新詩)大獎,出版近四十本文學創作,作品並被翻譯為德,英,日文等多國語言並出版日文詩集:「無明之淚」,德文詩集「此刻沒有嬰兒誕生」。有聲出版「凝視」(2006)及「日出」(2017)。(巨禮,詩十歌詞並演唱)。歌詞創作有一百多首,從蘇芮,蔡琴,齊豫,到張韶涵及趙薇。近年創作範圍擴及繪畫,數位輸出,攝影,書法及多媒體。 
得獎資歷: 
1.2014:深圳「㐧一朗讀者」頒與「年度最佳詩人」(與狄吉馬加同獲) 
2.2013:福建兩岸青年詩人大會台灣代表之一。 
3.2012:法蘭克福國際書展中國主題館台灣代表。 
4.2011:北京世紀壇中秋詩會台灣詩人代表。 
5.2012:香港國際詩歌節台灣詩人代表。 
6.2013:法蘭克福國際書展臺灣代表作家,台德交換作家計劃台灣作家代表。 
7.2016:愛荷華大學國際作家寫作計畫台灣代表。 
8.2008: 獲選台灣年度詩人
陳克華 照片2



讀文字:

〈給詩想的回應 ──敬致詩人陳克華〉 席慕蓉

一、夢中的詩
  中亞的諺語:阿拉伯的語言是知識,波斯的是糖,印度的是鹽,而維吾爾
的語言是藝術。
  我想,在大蒙古國君臨一切的那個時代,對被征服者來說,蒙古的語言應該就是鞭子了。
  一直想寫首詩給薩馬爾罕,蒙古騎兵的馬蹄聲回響在巨石砌成的城牆與拱廊之間,至今還未曾消失。
  但是,有誰知道?當時在勇猛的騎兵懷中,在血染的盔甲之下,有人貼身
深藏著一封寫在樺樹皮上的薄薄的家書,等待寄出。年輕的士兵寫給他的母親,反覆訴說他的思鄉之情,七百多年後出土,在模糊的字跡裡,蒙古的語言讀來猶如一首夢中的詩。

二、詩路歷程
  年少時在日記本裡的塗鴉,源自流離與寂寞的處境。沒想到,詩,從茲竟
然安頓了我困窘的身心。
  詩,是在叢林裡的衝撞,是終於完好的奔回洞穴之後靜靜流下的淚水。中年的我,謹小慎微循規蹈矩。沒想到,提起筆來,竟然如此執拗,從不肯對任何的干擾屈服,我行我素,一 心想要尋回那些錯過的溪澗與幽谷,那些依稀的芳馥……
  如今,甚至也不接受我自己的勸告。明明知道去書寫原鄉非我力所能及,卻不肯罷休。時光已老,詩,在此時對我已非語言、意念和幾行文字。它是生命本初的渴望,如離弦之箭在狂風中,猶想射向穹蒼。

三、珍惜
  在這幾年間,詩人寫了一篇又一篇的「詩想」,只因它隨生隨長,又不斷
地變幻。我喜歡並且羨慕這種自由。我們本來就很難用一兩句話來定論詩
是什麼。詩,或許就隱藏在那「是什麼」和「不是什麼」之間。
  並不只是收在詩集裡的東西才可以叫作詩。它其實是一種幾乎無所不在的
存在,問題只在你從來不肯稍停,又不願意稍稍回身而已。
  一首好詩就是「提醒」,提醒你開始省察,就在讀詩的此刻你內裡與周邊
種種原是浮游不定的生命狀態。
  是的,「詩,是與生命的狹路相逢。」這是我多年前說過的一句話。
  詩教會我的事,是「珍惜」。


 

薩滿(兩首)
陳克華

1.愛上你身體裡藏匿的那人

我愛上你身體裡藏匿著的那人
他瑟縮在你靈魂的深穴

潮濕而虛弱,像是病了 或遭雷殛
或飽經滄桑棄世修行

我帶來祭天的醇酒,宰殺一隻壯美的獸物
當然,還有我的髮和淚

置於洞口舞踊唱誦
召喚神靈有三晝夜──

而他仍不願步出洞穴
儘管,穴外的柔軟沃土已為他蜿蜒散開了

成為我豐饒的背脊,草木綿長的丘陵和谷地
──目光所及之處, 可以種什麼

就得什麼
──我如莊稼神許諾並且無法

無法許諾更多,一如主宰雨水的靈
不曾澆息旅人的篝火。除非

除非某一天,萬物都爭相在雨水裡腐敗
你和在你身體裡藏匿的那人

開始相互厭倦開始生病發芽
長出參天的黴

──你,你們 將會坐擁天地之間
所有陳穀子爛芝麻,那時

我 和我身體裡藏匿的那個人
終於走出了洞穴

在夢境裡的陽光的見証下,擁抱
互道珍重,並要瀟灑地揮出馬鞭

分道揚鑣……

2013.7


2. 一個你深愛的人從天而降

想像一個你深愛的人從天而降
就此在距離你不遠的街角定居
永遠背對著你出現
最多給你微微的,些許沈寂的側面──

一如你能給他的。
想像一個你愛的人從天而降
就住在和你的街相似的一個街角
但你忘了哪一個城
搭幾路公車可到──
於是你決心走路,只和土地神相約並肩

來到那座記憶中荒廢多年
專供天使降落的飛機場
舉目所見 皆難以
眼見為憑──

那裡的天空巨大至視覺無法負荷
空間巨大至胸腔就要脹裂
你幾乎要為那裡什麼都
沒有而
喜極而泣──

你抬頭期待能有些什麼 能在 此刻
穿破瞳孔而入
應你的召喚盛大降臨:

白雲,漂鳥,風箏,隕石
失控的滑翔翼,受損的飛碟,空投物,炸彈
報廢的人造衞星,斷翅的神……
他們紛紛跌落
狼狽像一路上你遇見的情侶──

但你在現實和夢境接壤的邊境
被攔下盤檢
你下車,神情堅決,彷彿看見了
某種人世間特有的光──

你和你深愛的人
擁抱在廢棄跑道長長的盡頭
但你孤獨的影子卻

延伸至更遠的地平線,
終於起飛……


六月詩的復興 陳義芝、陳育虹/席慕蓉、陳克華/宋澤萊/ 利玉芳、黃連煜 現代詩講座

講座資訊→https://goo.gl/XU8YbT

 

媒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