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的安魂曲

〈聞高雄氣爆〉 向明

世界的爆破於焉轟烈的完成
每個人的胸口上
都有至少五〇公分的烙印

沒有人知道那兇手是誰?
除了那裂嘴齜牙的長達六公里傷痕
而且一切均已隨驚恐消音

備註:曾獲諾獎的美國小說家索尓‧貝婁說「過去的人死在親人懷裡,現在的人死在馬路上。」這句話足以反眏時代差異,所謂進步、現代、開發所帶來的惡果。高雄所埋地下那麼多的管綫,無一不是為了我們現代化舒適生活所必需,這些以為看不到的必要之惡,自設的不定時強力爆破,真的不知要如何追究責任。嗚呼!哀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