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的安魂曲

〈晚上八點鐘〉楊 澤

晚上八點鐘
晚上八點鐘
死神走過一些台灣人的窗前
用他極其低沈迷人的嗓音
輕喚另一些台灣人的乳名

晚上八點鐘
晚上八點鐘
一切都已悄悄準備好了
一切莫非都已宣告完成
來不及

可憐的晚上八點鐘
來不及眨眼
來不及說話
來不及呼喊
來不及禱告

殘忍的晚上十二點鐘
殘忍的晚上十二點鐘
一切悔恨都已鑄成
一張張,那麼淒慘的嘴
一張張,那麼無言的嘴

極盡驚世駭俗之能事
死神用他閃亮的小刀
用他華麗的小刀
直接撞開眾人腦門
狠狠雕在每個台灣人的心坎!